当前位置: 首页 > 专题专栏 > 精准扶贫在安化 > 先进典型
扶贫路上走出来的“调解队长”
作者:谈凯   |   来源:县人民法院   |   发布时间:2019-05-20 10:30   浏览:

2018年7月底,根据安化县委、法院党组的安排,我来到了滔溪镇斗山村开展驻村扶贫工作,担任村支部第一书记、扶贫队长。初来乍到,我按照县驻村办的要求,按时完成走访任务和台账资料,开始还有些新鲜感,久而久之就枯燥乏味了。

从一次土地权属纠纷开始

去年9月,我在走访贫困户刘建华的过程中,问道:“你屋里有么子困难冒?”,刘建华的妻子东方突然激动地说:“干部,我屋里一块土地上栽的茶树被刘勇砍了,他硬说那块土是他的,我男人外出打工了,屋里没有做主的,请你帮我主持公道,要他赔我的茶树!”“哦?”还未等我进一步询问细节,一同来的刘支书解释道:“谈队长,是这样的,刘勇现住房子的地是跟别人换过来的,老宅基地不在这,当时换地的时候明确了界址,但没有钉桩做标记,又没有书面的协议,加上时间又过去了十几年,所以现在这块土地权属很难分清”。听完支书的解释,我向东方和支书说道“我们去看看那块地”。穿过一段公路、几块菜地和几块稻田,我看到公路边一个斜坡上满是被砍掉的茶树,茶树是才砍倒不久,茶叶不是很饱满。斜坡的左边是刘勇的房子,坡下面是刘建华家的稻田,我将争议土地、刘勇的房屋、刘建华的稻田从多个角度用手机拍照记录下来,随即跟支书说:“支书,请你带我去找三个人,刘勇、跟刘勇换土地的人、换地时的老组长”。

来到刘勇家,支书刚把我们来访的目的道出,刘勇便有些愤怒:“他家的树栽在我地上,还要我赔钱,还有天理吗?”见状,我立马端起主人泡的茶平和的问道:“叔叔啊,你这茶可以啊,是今年的新茶吗?”。刘勇听我这么一说,也意识到自己不该起这么高的腔,低声答了句:“是我今年自己去山上摘的。”一阵家长里短后,我跟支书使个眼色准备起身,刘勇在我们即将离开时又大声说道:“那块地是我的,你们可以去调查”。

后来我与支书又分别到了换地人和老组长家,刘支书将事情原委说清后,我把刚才用手机拍的照片给他们看,他们都肯定地告诉我,那块地是刘建华的,换地的时候说得很清楚了,只是刘勇家挨着那块地,他想占用它修车库。

了解到这些后,我底气十足,再次来到刘勇家,把刚才“调查”的情况委婉的一五一十地告诉他。听完后,刘勇安静了一会后,偏头望着屋外小声道:“反正钱没得赔”。支书有点恼了:“你这人怎么这么不通理啊!”我边起身边说:“刘叔,你们两家这么多年邻居了,没有必要为这点小事闹出大矛盾,我们调解也是希望两家能和和气气解决问题,客观的说,如果打官司的话,你也不占理,你再考虑考虑,我们先回去了”。

回来的路上,支书说:“这种事太难调了,明明没道理还理直气壮”。我微笑着说:“支书,你打电话问下东方,看她是否愿意把那块地卖给刘勇。”支书不解的问:“刘勇砍了她家的茶树,她怎么可能还把地卖给他?”“那块地虽是刘建华家的,但离他家较远,耕种、管理起来不方便,即使再种上作物,上面还有松树遮挡着见不着太阳,也长不好,对他家作用不大,而这块地对刘勇利用价值就大得多,只是价钱方面还得做做工作。”“哦……”支书似乎豁然开朗。经过一番斡旋后,刘勇向东方道歉,东方也没有要求刘勇赔偿茶树,双方握手言和达成协议:“刘建华将该块土地使用权转让给刘勇,刘勇一次性支付刘建华人民币2000元。”双方签字生效,刘勇当即履行付款义务。刘勇如愿得到了那块地,东方也解决了心头一大难题。

屋场会上,成为了“调解队长”

这次调解工作又让我找回了在法庭参与调解案件的熟悉感,以及调解成功后的成就感。后来,在扶贫走访的过程中,我运用掌握的法律知识和调解技巧,与村干部一起又调解好了一些纠纷,比如李义方与李共娥交通事故纠纷、李萼飞三兄弟与母亲赡养纠纷等。通过走访和调解,村民们对我渐渐熟悉起来,知道村上来了个法院的扶贫队长,会做调解工作。为了进一步宣传扶贫政策、提升群众满意度,2018年11月份,我组织村干部在全村开展了11场“屋场会”,其中在一个组“屋场会”上,有个村民端茶给我时说了句:“调解队长,喝茶。”引得全场大笑。自此,在走访的路上,村民们碰到我都会寒暄道:“调解队长,又在搞走访啊”。

我是宁乡人,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,在家乡干过两年大学生村官。来安化法院后,在派出法庭待了三年,在做调解工作过程中,我学会了安化方言。现在在扶贫岗位上,我又干了将近一年,之前每一次跟群众打交道的经历,对现在的扶贫工作都有一定的促进作用。在与群众直接打交道的工作中,我也得到了成长,我很喜欢这样一份有着实际意义的工作。

 

分享到: 
【打印本页】 关闭